Character Model

$P(c|h)$. Here, $c$ is a character, $h$ is a $n$-letters history.

In [ ]:
# based on http://nbviewer.ipython.org/gist/yoavg/d76121dfde2618422139
In [1]:
import requests
from bs4 import BeautifulSoup
from collections import *

def train_char_lm(data, order=4, lm0=None):
    if lm0 is None:
        lm0 = defaultdict(Counter)
    pad = "~" * order
    data = pad + data
    for i in xrange(len(data)-order):
        history, char = data[i:i+order], data[i+order]
        lm0[history][char]+=1
    def normalize(counter):
        s = float(sum(counter.values()))
        return [(c,cnt/s) for c,cnt in counter.iteritems()]
    outlm = {hist:normalize(chars) for hist, chars in lm0.iteritems()}
    return outlm
In [108]:
!wget http://cs.stanford.edu/people/karpathy/char-rnn/shakespeare_input.txt
--2015-05-27 23:15:35--  http://cs.stanford.edu/people/karpathy/char-rnn/shakespeare_input.txt
正在查找主機 cs.stanford.edu (cs.stanford.edu)... 171.64.64.64
正在連接 cs.stanford.edu (cs.stanford.edu)|171.64.64.64|:80... 連上了。
已送出 HTTP 要求,正在等候回應... 200 OK
長度: 4573338 (4.4M) [text/plain]
Saving to: ‘shakespeare_input.txt.1’

shakespeare_input.t 100%[=====================>]   4.36M   242KB/s   in 21s    

2015-05-27 23:15:56 (213 KB/s) - ‘shakespeare_input.txt.1’ saved [4573338/4573338]

In [2]:
lm = train_char_lm(file("shakespeare_input.txt").read(), order=4)
In [5]:
lm['hell']
Out[5]:
[('!', 0.06912442396313365),
 (' ', 0.22119815668202766),
 ("'", 0.018433179723502304),
 ('i', 0.03225806451612903),
 ('\n', 0.018433179723502304),
 ('-', 0.059907834101382486),
 (',', 0.20276497695852536),
 ('o', 0.15668202764976957),
 ('.', 0.1336405529953917),
 ('s', 0.009216589861751152),
 (';', 0.027649769585253458),
 (':', 0.018433179723502304),
 ('?', 0.03225806451612903)]
In [6]:
lm['Firs']
Out[6]:
[('t', 1.0)]
In [8]:
lm['irst']
Out[8]:
[(' ', 0.8337095560571859),
 ("'", 0.0007524454477050414),
 ('i', 0.0007524454477050414),
 ('\n', 0.014296463506395787),
 ('-', 0.008276899924755455),
 (',', 0.08201655379984951),
 ('.', 0.028592927012791574),
 ('s', 0.0007524454477050414),
 ('y', 0.006019563581640331),
 (';', 0.007524454477050414),
 (':', 0.011286681715575621),
 ('?', 0.004514672686230248),
 ('l', 0.0015048908954100827)]
In [9]:
lm['rst ']
Out[9]:
[("'", 0.0008025682182985554),
 ('A', 0.0056179775280898875),
 ('C', 0.09550561797752809),
 ('B', 0.009630818619582664),
 ('E', 0.0016051364365971107),
 ('D', 0.0032102728731942215),
 ('G', 0.0898876404494382),
 ('F', 0.012038523274478331),
 ('I', 0.009630818619582664),
 ('H', 0.0040128410914927765),
 ('K', 0.008025682182985553),
 ('M', 0.0593900481540931),
 ('L', 0.10674157303370786),
 ('O', 0.018459069020866775),
 ('N', 0.0008025682182985554),
 ('P', 0.014446227929373997),
 ('S', 0.16292134831460675),
 ('R', 0.0008025682182985554),
 ('T', 0.0032102728731942215),
 ('W', 0.033707865168539325),
 ('a', 0.02247191011235955),
 ('c', 0.012841091492776886),
 ('b', 0.024879614767255216),
 ('e', 0.0032102728731942215),
 ('d', 0.015248796147672551),
 ('g', 0.011235955056179775),
 ('f', 0.011235955056179775),
 ('i', 0.016853932584269662),
 ('h', 0.019261637239165328),
 ('k', 0.0040128410914927765),
 ('m', 0.02247191011235955),
 ('l', 0.01043338683788122),
 ('o', 0.030497592295345103),
 ('n', 0.020064205457463884),
 ('q', 0.0016051364365971107),
 ('p', 0.00882825040128411),
 ('s', 0.03290529695024077),
 ('r', 0.0072231139646869984),
 ('u', 0.0016051364365971107),
 ('t', 0.05377207062600321),
 ('w', 0.024077046548956663),
 ('v', 0.002407704654895666),
 ('y', 0.002407704654895666)]

Generating from the model

In [10]:
from random import random
def generate_letter(lm, history, order):
        dist = lm[history[-order:]]
        x = random()
        for c,v in dist:
            x = x - v
            if x <= 0: return c
In [11]:
def generate_text(lm, order, nletters=1000):
    history = "~" * order
    out = []
    for i in xrange(nletters):
        c = generate_letter(lm, history, order)
        history = history[-order:] + c
        out.append(c)
    return "".join(out)
In [15]:
order = 10
lm = train_char_lm(file("shakespeare_input.txt").read(), order=order)
print generate_text(lm, order)
First Citizen:
Mark'd ye his words,
Then say at once if I maintain'd with the truth and plain, he must die:
Thou art the cause, and then thou wed'st, let sorrow say.

DUCHESS OF YORK:
I take your charge,
Since frost itself professes not keeping of the like.

LUCENTIO:
I know not what.

CAPULET:
Hang there, my verse, in witness with living women
Are we come to Dunsinane, and will by and by. Now, sir, be better by no mean
But nature made for ever may they strain the current, but the man that was mine own
good fortune.

IMOGEN:
No court, no father, if you will be gone, sir, that takes from the palace of dim night
Depart again: and
when thou dost love my friends and all.

HENRY BOLINGBROKE:
What means this lady
To be my child that shall be done that you have lost their heels,
But they are reformed Signior Leonato, truth it is, good sir.

BRABANTIO:
Nothing: I have yet beheld,
Do in our eyes with air: thou hast no face.

HOLOFERNES:
We attend him carelessly encamp'd,
His soldiership aside; 
In [31]:
order = 3
lm0 = defaultdict(Counter)
for i in range(1, 10):
    print "get chapter", i
    r = requests.get('http://www.millionbook.net/wx/j/jingyong/sdyxz/%03d.htm'%i)
    r.encoding='big5'
    bs = BeautifulSoup(r.text)
    text = bs.findAll('td')[6].get_text()
    if len(text)<100:
        print "error"
        break
    print len(text)
    lm = train_char_lm(text, order=order, lm0=lm0)
print generate_text(lm, order)
get chapter 1
27150
get chapter 2
26131
get chapter 3
22619
get chapter 4
23808
get chapter 5
21751
get chapter 6
26798
get chapter 7
26446
get chapter 8
16021
get chapter 9
24386
第九回 鐵槍破犁


  沙通天毫不費力,隨即抓住他左手拿著一柄破爛污穢的油紙黑扇,邊搖邊行。顏烈一個箭步縱到門口。

  黃蓉一閃,光芒閃動,與郭靖相鬥。但見崖頂的一塊巨石之旁,這一刀刺去,那武官道:「你自己拿去。」兩人低聲說了幾句,見他身材短小,卻是個個自尊,對他哪裡有梅超風左手反鉤上來,心知不妙,正待急退閃躲,早被幾名士兵擁上一匹坐騎。一個十一二歲左右的孩子人品如何,萬料不到對方如此厲害,但我們江南七怪今日幫和尚幫定了,是以對嘉興比武之後,蹲低了身子,竟然有點不支起來。郭靖手牽著紅馬,疾馳而去。眾兵將都知道是侮辱群孩的言語,雙方父母往往已代他們定下了終身大事,你們兩個可憐的女子,自然打他不過是借刀殺人,再也抵賴不得,當下哈哈大笑,說我和一位江湖英雄、草莽豪傑結了親家,不如投奔他去;又想他們年貌相當,如能結成夫妻,閒下來時時這般「比武招親,這公子招數好快,晃眼之間腳已落地。郭靖暗罵自己愚笨,學武又懶,只仗著幾斤牛力……要是當年救過鐵木真商議過,要他派兵相助攻宋,這傢伙只是不動。韓寶駒急了,忙搶上去攔住,道:「你媽媽,好嗎?」那道人道:「我們在中都也久已聽聞,那是家馬與野馬交配而生。」當下說了四個字:「打不過,加把勁。」只見那男子鬚髮蒼然,滿臉羞慚,擠入人叢中去了。都史叫道:「兩隻小白雕玩玩。」郭靖急忙逃回,只見那男子俯身跌倒,室中登時漆黑一團。梁子翁料到黃蓉要敗,哪知道這些人是幾時來的。」當下把王處一徑到王府。完顏洪熙笑道:「我不是你殘廢,我殘廢。」郭靖聽了,怫然不悅,道:「媽,你怎麼打我?」郭靖搖頭道:「對啦,對啦!她也要咱們這次不死,她一聲長嘯,陡然想起,伸劍割斷了巨鐘頂上的仙女一般。此人手短足短,沒有投降敵人的鐵木真的白毛大纛高高舉起一塊大石,忽然站住。包惜弱哭道:「都史很壞,從前兩個孩子,快跑!」郭靖道:「郭兄辛苦啦,那位楊英雄果然留下了後嗣,不過十五六歲年紀,身長膀闊,甚是威嚴,完顏洪烈又道:「我在想我媽。」柯鎮惡長歎一聲,射中在長矛矛頭之上。郭靖待要閃入樹後,這幾日道上撞見了,可別再讓官兵捉到。」郭嘯天舞動雙戟,只見她盤膝坐在床沿上不住垂淚,兩人齊向後躍開,十根指尖已成紅色。那人見他眼角邊忽然滲出了許多敵人,反而更恁威風,那梅超風仰天長笑,舉手把戒指四周展示。王罕對左右親兵道:「他……他怎麼不提?」王處一知道郭靖雙臂已不能保全,千手人屠彭連虎卻哪能讓
In [23]:
print generate_text(lm, order)
第九回 鐵槍破犁


  就在此時,朱聰疾忙跳開避過。

  他們怎麼會私藏良家婦女?」丘處機精通醫道,開了一張椅子上輕輕一碰,小紅馬疾衝,攔在前面,好讓大嫂逃生。」朱聰道:「韓丞相私下另行送給我的。」

  黃蓉笑道:「你娘姓李,是不是?」郭嘯天在這裡,是想來跟我爹爹可還差得遠,簡直差了十萬八千里。」沙通天才將那半個「鐵」字,殊非偶然,週身真如銅鑄鐵打一般。郭靖怕它累倒,勒韁控馬,四下眺望,只見他臉上撲來。

  王處一道:「你可知藥在哪裡偷聽到了一個時辰,已奔出七八個孩子,你知道誰叫楊康嗎?」郭靖一把將楊鐵心,說道:「小王爺斜身移步,槍桿已被雙斧斬為三截。那人伸手要接,但手掌卻已在山腰裡抓住過他,知他是小王爺。完顏洪烈忙說笑話罵人,「呸」了一聲彩:「好!」那紅馬奔過,三師父的囑咐,事事小心謹慎,只怕老夫功夫荒疏,有負王爺重托,那就老臉無光了,哈哈長笑,神態儼然,倒也不錯,我也不去。」眾親隨都覺得暖烘烘的,忽聽得那韓胄歎道:「大哥,靜待韓小瑩服下,一面踱來踱去,忽然一不小心踏在丘處機道:「陳玄風掌下。幸好其時陳梅二人「九陰白骨爪的規矩怎麼樣?」四人應聲撲上山來。桑昆和札木合為鎮北招討使跟我們學本事的嗎?怎麼就舊了?」郭靖道:「你在他們身份,這時聽王處一不喜完顏康,這番在朔風如刀的大漠一住十六年,憔悴冰霜,鬢絲均已星星。韓小瑩向那疊成一個仙女,就永遠不知道。」原來他的遺物是藏在他大袍子的底下,江南七怪怒火上衝。韓寶駒忽然「咦」了一聲,發箭只能傷及豹身,一時哪裡歇得了手?那公子知他怒極,但因自己懷有情意,但每到晚上,江南六俠。」說到這裡,頓了一頓,又道:「那王處一站在地下,都被他厚重的掌法是哪一門子的好漢子!」朱聰道:「他功夫的事簡略說了。包惜弱乍見丈夫,又驚又喜,忙搶著道:「不瞞娘子說,在下行事荒唐,請各位到來,自是不知如何是好。

  鐵木真為大金國的都城燕京而去。

  這鞭法卻也古怪之極,獄中官吏兵丁,俯身來點他胸口,用力一掙,但被他按住了小指,將尖尖的指甲在他眼皮上一抓。簡管家痛得眼淚直流,屈膝跪倒,扇擔擱在左膝之上,上氣不接下氣的與焦木交出人來。」拾起長劍,遞還給他,信封上寫著「太白遺風」四字,卻是王罕的部下早已呈上六袋羽箭,博爾術在陣上見過哲別的箭法高強,貧道一向仰慕得緊,一時後腿猛踢,有如用手一般。聽聲音若非巨象,便是欺壓窮人了。那銅缸仍一股勁風襲到,
In [32]:
for i in range(1, 10):
    print "get chapter", i
    r = requests.get('http://www.millionbook.net/gd/l/luoguanzhong/sgyy/%03d.htm'%i)
    r.encoding='big5'
    bs = BeautifulSoup(r.text)
    text = bs.findAll('td')[6].get_text()
    if len(text)<100:
        print "error"
        break
    print len(text)
    lm = train_char_lm(text, order=order, lm0=lm0)
print generate_text(lm, order)
get chapter 1
4891
get chapter 2
5860
get chapter 3
5072
get chapter 4
4221
get chapter 5
5708
get chapter 6
4226
get chapter 7
4716
get chapter 8
4299
get chapter 9
5419
第一回 風雪驚變


  沙通天怒目向他瞪了一眼,把字條遞給完顏康的拳頭可大不相同,登時把一句開玩笑的話吞進了肚裡,點了點頭。韓寶駒怒道:「你什麼都有了,不如奮力向外一分,銅缸已端端正正的放在馬鞍之上,右手拇指按住了動彈不得,暈死了過去。南希仁「鐵牛耕地」,掌鋒截將下來,一頭白雕在頭頂正中一名武將高聲叫道:「多謝王妃的好心!我不聽就是。」黃蓉道:「好,再打他個痛快。」哪知蒙古兵將的兒女,年紀雖小,卻是郭靖的那張名帖則自稱「江南花花世界,滿地黃金,作為盤纏,又把從王罕那裡去。」黃蓉小嘴一撅,說道:「還要說謊?」郭靖依言試行,起初還道郭靖無意間得遇高人,言出必踐,如不在一個月,終於認出,虎吼一聲,雙掌相交,侯通海,雙手合十,打個問訊,那窮酸喝了一巡酒,丘處機腋下點去。那少年只吃了幾口,眼圈兒一紅,道:「這荒漠之中,不見得有什麼事都可向他傾吐,忽然做得出,咱們找一家客店歇歇吧。」郭靖道:「殺得痛快,不久便給追上了。黃蓉在簡管家滿頭滿臉的汗水、血水,把生死置之度外,一心好武,對兒女之情看得極淡,張阿生那張老是嘻嘻傻笑的肥臉,卻再也見不到他竟答應得豪爽之至,王處一快步走出府門。沙通天心想:「此人真是一塌糊塗。」說到這裡,來封你們大汗的鐵盔。」鐵木真素知博爾術、術赤等個個箭無虛發,那箭落在地,這時卻個個驍勇。今日醉仙樓之會決不失約,叫你六個師父陪你一起來喝一口!」右足一點,卻是從未遇過強敵,僅餘大金,料知手頭窘迫,只怕老夫功夫荒疏,有負王爺重托,那就像五支箭似的會給任何人提及此事。兩人此後一如往日,耕種打獵為生,趕了牲口東遷西徙,追逐水草,各領牧隊分離,忽然遠處鳴聲慘急,那頭大白雕疾飛而至。它追逐黑雕到這時方才回來,說道:「弟子長真子譚處端,以下是長生子劉處玄、長春子行俠仗義,知他全然不知。他好奇心起,遠遠瞧那銅屍是男的還是女的,是為靈帝。靈帝入繼大統,遂迎養母氏于宮中,不見行路。正無奈何,只得暫取守勢。穆易望著這雙眼睛卻也送在他夫婦殘害無辜,道長的武功果然怪異無比。那道人低聲道:「這種風塵女子,又……又來了。

  楓林晚 整理校對


  穆念慈是誰?快說出來。丘處機只得閃身避開了「同人」之左的「豐」位、「損」位,另外對準「損」位,另外兩枚分打「同人」之左的「豐」位、「損」位,另外對準「損」位發出的一菱,並不為難,定與郭嘯天雖然雙手被縛,轉動不靈,身子從身旁侍衛手裡拿著一柄
In [37]:
print generate_text(lm, order, 5000)
第一章 永遠記得,”我說。

  過了不久,她開始抽煙。沒有几個人抽煙像她抽得這么津津有味。我們一起到車站西口的草地上休息,六怪卻均不知。雖然有點遠,可能要花一點時間,叫人把上等的衣衫?」

  “喂!你昨天晚上來教弟子呼吸、坐下、行路、睡覺,行嗎?”阿綠說。“渡邊,一塊儿吃飯時間。”永澤說。

  孔子曰:“從我于陳、蔡者,皆李儒也!誰可擒之?”曰:“允欲將此女送与將軍一訣,故且忍辱偷生。今幸得見,妾愿畢矣!此身已污,不得除授,故生怨言。”眾皆側耳。卓曰:“國家承平,有何見教?可是她覺得呀!她一定會醒過來。傕軍不能抵當,退走五十余里,依山下寨,連接二百余年,到此一旦休矣!”十常侍,此取亂之道也。”布請貂蟬坐,貂蟬衣不解帶,曲意逢迎,卓心意喜。呂布走得快,一把將楊鐵心見她臉上仔細打量,見到一隻兔子受了傷害。”卓從其計,又令呂布領三万軍,去關前扎住大寨。卓自是威勢越大,挑擔跋涉,實是渺茫之極,只怕兵器無眼,誤傷了自己。我究竟能爬到多高,能握有多大的權力。懂嗎?”

  旁觀眾人驚呼喝止,已經坐滿了喧鬧的客人。蒙古眾軍士齊聲吶喊。這時武藝雖然高了,卻哪裡抓得住?

  朱俊大軍隨后掩殺,賊眾大潰。直赶至青州城下,將至壕邊,豈可不報!”長子孫策曰:“國家承平,有何見教?」丘處機述畢,說道:「好詩,好詩!自古中秋……月最明,涼風屆候……夜彌清。一天……氣象沉銀漢,四海魚龍……躍水精……」韓小瑩更是心頭火起,心想:「這女孩剪得一頭极短的短發。

  子貢問君子。子曰:“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居!吾語女。好仁者,必此人也。躬行君子,則吾未之有也。不如鄉人之善者好之,何如?可謂仁乎?”子曰:“出門如見大賓,使民以時。”

  “几時的事來看?

  曾子曰:“夫子自道也。”

  “請問是不是?」

  “沒有理由作這种要求。”

  郭靖心中難過,伏在地下一撐,已然站直。他絕對不同于我和直子便立即僵住了。我試著找了几個話題和她聊,但總是猶豫了半天,若是步戰,須當更求變化,委實不容易了。但是怎么回答,逕自出房。追命槍吳青烈,那是一种無法滿足你了。瞧,年輕女孩怎會替你做這個?有沒有什么愉快。但是提議再換一家店里喝咖啡。永澤手頭一向寬綽,人又漂亮,下次見到她啦,只練得滿頭大汗,我這才想起:「嗯,你是楊鐵心伸手去摸懷中匕首,向他招了招手,二人至瓚營宣諭,瓚乃遣使致書于紹,互相講和。二人感德,必順太師矣。”

  “那所學校人情呀!我心想。讓它解体,然后輕輕地流出BGM音樂來。正是:巨魁伏罪災方息,從賊縱橫禍又來。未及對敵,曾以這一次更加不得了。」郭靖聽他說得有頭有尾,想來是二人以衣相結,爬上走廊盡頭的牆壁上依舊貼著冰山的照片。而桌上的菸灰缸來用的空罐子排成一列,拿石子扔著玩。后來我又管不著。郭靖暗叫:「留神!」郭靖接過藥方,如飛而去,意欲何為?”

  伯牛有疾,子問之,貢說詳細,崔毅引貢見帝,君臣有累卵之急,要找到它的位置上打上一個土山,弓弦響處,傕軍又來。未知胜負如何,江南六怪糾纏,那麼就是趕上也沒什麼光彩。待得在醉仙樓之會,不究戲愛姬之蔣雄,后為秦兵所困,得其死然。”曰:“德之不修,學之不講,聞義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憂也。”從者見之。出曰:“兄賜此龍駒,將何進首級從牆上摘下鐵槍,搶到中間一人赫然是大金王子,對自己一股勁的往街外飛出,拍向郭靖胸口擲去。

  “那是什麼地方,也沒有任何記號。

  司馬牛憂曰:“詩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協力同心,然后到盥洗室去刷牙洗臉,總是給沙通天只微微一笑,也不知怎的,江湖上闖蕩過的,只可惜我們是無義之輩嗎?」郭嘯天道:「好啊,好啊!貧道恕不奉陪了。和尚抵受不住,引數百騎往青瑣門外放羊,想起母親孤身留在大漠中奔波數千里,飛走如風。看看赶上,殺一賊。由是郡縣知名,荐為校尉。撥馬步軍五万,同李肅、胡軫、趙岑星夜赴關迎敵。”劉表許之。桓階入城見劉表,備言堅勢不可當。表慌請蒯良商議。曹操亦拜,問縣令姓名。其人曰:“殷有三仁焉。’其從之也?”玄德、關、張而問曰:“父親勿慮。關外諸侯,共議良策。若擒了呂布,馬中赤兔”!王匡回頭問道:「你使的果然是有三名大將在那裡督戰。蒙古結義為兄弟,真有你的!」忽聽一人道:「接刀!」桑昆道:「媽,你說怎樣?」四人應聲撲上山來。」六兄妹只道他早已念三四十招,終於強忍怒氣,不再看住簡管家脅下戳了兩下,那又有什麼不能?」奔到懸崖之頂授他呼吸吐納之術,督促他練得滾瓜爛熟。想不到道長武功蓋世,文才也如此雋妙,佩服佩服。」原來江南六怪嗎?」那少年搖搖手,心中疑忌,曰:“子未可以去買漂亮的,然后到盥洗室去刷牙洗臉。一開始就很認真的!”

  那是一塊光溜溜的大片石面之上,但七師父所傳劍法極為精奇,鋒銳處敵人也十分忌憚,當下也不拿他出氣,只聽得轟隆聲中夾著窒悶,傳不出去。包惜弱驚道:「你這小丫頭雖然行詭,但自己做奴才不打緊。」黃蓉輕輕靠在他胸前。她在丈夫胸口摸索,想了一下可以吃。”我佩服之至。」

  “打到我一拳,待他低頭躲過,不料剛到城門口,靈智上人坐在椅子上輕輕地握住我的手,奔出數丈,轉過頭來和我說話的人是關西人也,器之。小人路見不平,都想見見。」鼓起勇氣,過去拉那屍首,走到窗邊向內一張,只見四名錦衣親隨又迎了上去。這幾個女子齊聲讚道:「正是,毒沙掌的功夫,饒是他身法快捷,彭連虎聽歐陽克道:「你師父們的住處。」說話神情,全是大金國六王子完顏洪烈道:「來瞧大師哥,這臭小子,瞧什麼?」王處一道:「咱們跟隨小王爺給他纏住了難以脫出。梅超風聽著有理,而且只要他幫腔,我也是。”我也學她嗅了一嗅,什么也不肯說,難道我就瞧不出。

  “好哇!”我也這樣想吧。到了半夜.永澤來到我的臥室去的。万一不行。定公以孔子為中都宰,一年,離比武之後,就回家去吧!」左手倏地飛出,厲聲喝道:「我誤會?你們是英雄好漢,但大家總是不成。八個白衣女子在前攔阻,當即鬆開手指,將食指、中指、無名指三指伸展開來足有一丈多高已累得頭暈眼花,額角上腫起了三枝羽箭齊向丘處機雙足之旁濕了好大一段路,但銅屍陳玄風已乘著這剎時間的光亮,欺身進步,正自聚精會神的聽著,個個身穿名貴貂皮短衣,而郭靖又不肯哭。郭靖伸手接過,喀喀兩聲巨響,震耳欲聾,那缸便飛向丘處機誤會更深。焦木大師。

  “你會覺得身体好像一點一點頭。蒙古兵齊聲喝彩,聲震屋瓦,提起包裹縛在背上,稍一疏神,肩頭在他腰眼之中。鐵木真被哲別這一箭雖然力勁奇大,把博爾術臥在地下掘了個大坑之中。那公子的隨從竟是個光頭和尚,我們絕口不提過去。

  “喂!你講話的方式很特別。比如說,為了建水壩,這儿曾淹沒了一個千人隊。轉眼之間腳已落地。郭靖也是一樣呀!”

  從水泥道是繞著這棵巨樹的,之后又繼續往東邊走,我緊跟在后面的護士吃吃地笑。

  從四谷車站走過時,我哭了一整個晚上!”

  永澤正要起身去吃飯?”永澤說換一家店內。完顏洪熙道:「你要去哪裡?他幹麼不來找我?」包惜弱心想,偌大王府,來到一座大屋跟前,叫道:「這道士的腳。」朱聰見她來勢凶狠,心下茫然不覺,那倒不是覺得自卑。真是毫無斬獲的一天。”他說。

  郭楊二人暗暗感激他是至誠君子,防範之心登時消了大半夜,忽見簡管家和那青衣童子去取藥,左手一探,已搶步出來相迎,只是丘處機武功卓絕,為人該當如何才是,就這么莫名其妙地不見了。房門上的名牌被拿掉了,只怕老夫功夫荒疏,有負王爺重托,那就容易得多。

  “我還會再來呀!”阿綠說:“不踐跡,亦不可行也。”子曰:“庶矣哉!不有博弈者乎,為之奈何?”有若對曰:“天地易兮日月翻,棄万乘兮退守藩。為臣逼兮命不久,一位金枝玉葉的小王爺數次搶攻,都注視著裊裊上升的煙霧,隨看旭日升起,鐵木真的幼子也聽得多了。天神天將什麼的,卻如此骯髒,不禁全身冷汗,眼見又有箭到,急忙乘馬趕來。郭靖待要說明原委,卻聽柯鎮惡連連揮手,又與對方鐵杖相交,無五合,被華雄躲過。郭靖怒從心起,低聲商議了幾句,金兵狼牙棒,跨下高頭大馬,鐵甲上鏗鏘之聲里許外即已聽到。那梅超風雙手微張,臉如金紙,受傷極重,在激戰時強行忍住,收兵之後,小人冒險前往便了。」他卻哪裡抓得住?見那公子臉色一變,刷刷刷三鞭,連攻梅超風的人影之前,我的精神防衙就逐漸不正常的地方都難得去一次』但還是請我去玩,我就到哪裡去好,這才立時致命,他回過頭來,只嚇得心中怦然,暗道:「那麼你自己瞧。這般勉力硬上了一大圈呢!”
  “不知怎的,但她似乎對自己懷了身孕,是以對嘉興比武之約已不過數月,包惜弱矇矓間忽聽丈夫陡然坐起身体彼此凝視對方。她十三歲少女的武藝,小弟佩服得緊,請郭汜、張濟、樊稠逃居陝西,使人去袁紹寨中報捷。紹遂移檄孫堅,再收拾軍馬屯扎。堅為折了祖茂,傷感不已,星夜來赶董卓。正是:

  吳青烈強詞奪理,道:「什麼事都沒了。」丘處機冷笑道:「外面有個道人,青袍白巾,手執長竿,把郭嘯天把炭爐搬在桌上。這一仗殺得金兵又有哪一日下想過來?只是他閉觀靜修,極少涉足江湖,得些經歷,便難以深究。只是借個筆記而已。


  佛肸召,子欲往。子路拱而立。止子路宿,殺雞為黍而食之,見綁縛者乃督郵也。玄德正納悶間,听得喊殺之聲,起了疑心。」郭靖小眼中閃出怒光,道:「我要回去了。都史只是哭嚷,猛力往完顏洪烈在旁也是暗暗驚佩,齊聲吶喊。木華黎,你與速不台等大將,都封為千夫長這時怒火上衝,從身旁掠過,右手伸出,已扣住都史左腕脈門不放,喝道:「害死你爹爹的壞人叫什麼名字?」朱聰向自己頭盔上拔下兩根金碧輝煌的酒樓長慶樓,鋪陳全是仿照大宋舊京汴梁大酒樓的格局。黃蓉微笑道:「你早些回來。黃蓉料得他左手似虛乃實,右拳高舉,連連擺手。蓋姜二人忙率領衙役退了出來。

  季康子問政于孔子曰:“愿聞子之志。”子曰:“仁遠乎哉?立,則見其參于前也;在輿,則見其倚于衡也。夫子莞爾而笑,時而怒,時而悲傷,時而悲傷,時而怒,時而悲傷,時而怒,時而怒,時而怒,時而怒,時而灰黯。已經開始上課,而且再過去就是加油站往右一拐,呈現在眼前的她卻像是迎接春天到來。江南三怪非但不能傷了鐵木真大喜,突然翻上,抓向她的喉頭。黃蓉說起怎樣把黃河四鬼跌得滿頭大汗。忽聽得背後蹄聲急促,一騎紅馬如飛趕來,正遇呂公。堅方欲上山,見郭靖左手鉤拳從下而上,月光下只見這人奄奄一息的伏在雪地,整整齊齊的排列在草原上已是黑壓壓的一片柔緩的噪音,如云層一般罩在市區上空。

  “那今天做的這些菜,都是又驚又喜,忙問端的。朱聰先前雖不知這些人個個武功驚人,請那矮胖子和一個美,一個是長大漢子。郭靖在一旁蠕動著,從前放豹子要吃你哥哥拖雷。你嫁了給他,你說做得好嗎?」那人道:「眼也腫了,鼻子也破了,還有從火葬場那高聳的煙囪冒出來的一般。突然間「郭靖」兩字,在另一個男人的聲音道:「大汗,罪有應得。博爾忽領兵在左,對拖雷道:「總而言之,你不認得他,都是他在明而對方在暗,得能及時制得住他。郭靖只覺背後風響,哲別與博爾忽是拖雷的師父,六位師父教我射箭刺槍。」那公子笑道:「各位是大英雄真豪傑。」這番話卻不再蘊蓄內力,一拳擊在簡管家過去一瞧,燭光下只見左腕上五個手指印深嵌入肉,知她心有所忌,都不會武藝,上乘武技,別說只不過膂力大些,又不用在這裡。」竟是不大閃避,這一聲叫喊慘厲之中夾著窒悶,傳不出去。沙兄放他不過。完顏洪烈頭上。

  “嗯哼。”我說道。

  郭靖心中突突亂跳,大氣也不敢停留,拉了郭靖,當下神色仍是十分健談。王處一和郭靖隨著眾兵,也不見武功有什麼不對?不過,我不能這樣活下去!我輸了,而且岸邊的水草覆蓋了大部份的河面。四周一片漆黑,沒有的事。她是帶我到哪裡去呀?」眾人心想:「怎麼?」丘處機衣袋中偷到一張詩箋,而是大宋的兩個皇帝,各位瞧他是否楊家嫡傳,要是眾人合力把石板蓋上罷,只要一開口就會口吃的人,所以無意義的高言大志。你見過仙女了?」又過一陣,郭楊兩人報仇。」包惜弱雪白的臉頰貼上我的。我姐姐勉強在看著。還有,請你不要在意。那少女掠了掠頭髮,雙目已盲,又悄悄探出頭來,向丘處機跟了出去。一個人,我們還要打,只打得塵沙飛揚,人馬不計其數。夫婦兩人便一同走出教室,就要傷人性命的赤老溫性烈如火,跨上一步,運氣雙臂,叫一聲:「啊喲,不成且作富家郎。
In [34]:
r = requests.get('http://www.millionbook.net/gd/k/kongzi/001/001.htm')
r.encoding='big5'
bs = BeautifulSoup(r.text)
text = bs.findAll('td')[6].get_text()
if len(text)<100:
    print "error"
print len(text)
lm = train_char_lm(text, order=order, lm0=lm0)
24874
In [36]:
for i in range(2, 10):
    print "get chapter", i
    r = requests.get('http://www.millionbook.net/wg/c/chunshangchunshu/nwds/%03d.htm'%i)
    r.encoding='big5'
    bs = BeautifulSoup(r.text)
    text = bs.findAll('td')[6].get_text()
    if len(text)<100:
        print "error"
        break
    print len(text)
    lm = train_char_lm(text, order=order, lm0=lm0)
print generate_text(lm, order)
get chapter 2
5798
get chapter 3
12100
get chapter 4
16353
get chapter 5
27669
get chapter 6
3743
get chapter 7
14001
get chapter 8
10473
get chapter 9
12695
第七回 比武招親,更不願與不能打我。」朱聰笑道:「江南七怪說道:「是誰?」那胖子卻是馬道長、義兄拖雷、郭靖年紀稍大,就把自己的方式彈,讓她躺在石上一卷,身隨鞭落,凌空翻下崖頂,身法之快,連武功高強之人,只見黃蓉轉身要走,急道:「老侯,你不疼我疼誰個?還是不行的。一如往昔,這旋律仍舊撩動著我的乳房算大了,卻仍舊十分怀念木漉。如今我更加确信木漉真正是一個人看過這本書,就連舍監也不敢再問菜名,只怕暗器有毒,立即分開。靈智上人臉色慘白,神色黯然坐在那儿看店就得了?”我答道。

  卻說孫堅被劉表軍士扛抬入城去投軍。”玄德曰:“夫子至于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賢者,友其士之仁者。”曰:“士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藝。”

  讓等既殺何進,以絕后患,冊立新君,不可不知道,也不及。」丘處機賭賽的情由,便將她放上了馬,怎麼了?」南希仁緩步下場,正要走去文學院,將來也沒有,只有更增凶險。四傑憤憤的退了下去。她所要的并不是文字,便能辨明她的宗派門戶。

  “有沒有看過太宰治的小說一樣。從前不行,只得隨完顏洪熙笑道:「兩個大的打一個?」朱聰笑道:「何方大膽匪徒,在京畿之地作亂?快滾開些!」一個聲音清朗的人笑道:「你再糾纏不清!」右手一送,蛾眉鋼刺嵌入了那武官腿上早著。這一來精神大振,喊聲大舉,人馬皆死于婦人之手矣!”布怒气沖天,拔刀直刺卓。卓曰:“且容商議。吏曰:“不在其內,命小沙彌回來報稱那道士又道:「膽小的孩子還上同一間幼稚園,所以不自然,而且昨天還刮胡子,再加八對黑鷹。」桑昆大怒,雙掌一錯,以空手奪白刃」絕技,讓貧道自當言而有信。雖曰未學,吾必謂之學矣。”
  “我們度過了相當長的時間。護士推看餐車,從一間病房送到另一塊陌生的土地也都是勇士。咱們大宋官府竟要聽他們去遠,這才看清楚怎的,但她更在我之上。這對劍長短形狀完全相同,忙道:「救命啊!」他的隨從竟是個光頭和尚,江南七怪威風一世,到頭來定然一事無成。」梅超風,當即雙手抱住三桿黑纛,顯然功力深厚。均想:「原來這參仙老怪卻不知柯鎮惡道:「我衣衫夠穿啦!你身子之中了。」

  那白髮老頭微笑道:「金兵有金兀朮。」甲道:「你侮辱了哲別之功,焉敢妄言廢立,欲亂朝廷!”董卓時常使人探听。是日獲得此詩,來呈董卓。卓大怒曰:“如殺無道,如矢;邦無道,蕩覆王室,拯救黎民。檄文曰:“無為而治者,其有文章!”

  無法彈琴,也無心欣賞雪景,何況我
In [38]:
print generate_text(lm, order)
第四回 廢漢帝陳留踐位 謀董賊孟德獻刀


  子曰:“此必有同謀者,待拿住曹操便可知矣。”

  她又說:“不可。不知曹操起兵,与其洁也,不以其道得之,不發糧草,應付諸營,無使有缺。更須一人為先鋒,与賊相見。”軍人報知袁紹。紹將顏良、文丑皆拔劍出鞘。堅背后程普、黃蓋、韓當都來尋見孫堅,令其另領一軍在后。遣大將嚴綱為先鋒,与賊大戰數日,倒也和我一塊儿下車,左右持短刀白練于前曰:“操無妻小在京,只獨居寓所。今差人往和解之。二人來至河北,紹出迎于百里之內的每一行字,不斷地問我,我的房門,把稻草鋪在地下一撐,躍到他身上插去。這是我第一次遇上。」說著伸手在郭靖與完顏康說得高興,一把抱住,泣曰:“鄉人皆好之,其人身長九尺,虎体熊腰;吳郡富春人也,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在顓臾,固而近于費。今不与糧,彼軍必散。”術听之,不為禮。玄德望見“地公將軍”旗號,叫道:「他怎知我在這四個月了。”

  餐畢,兩人暗中商量,越想越氣,也不見得又討價還價了。」眾人恍然大悟,才知已然輸了不走,反而令我感激。包惜弱道:「千……千萬不能傷了鐵木真頗以得到大金國滅掉。」札木合結義多年,眾所周知,此時重來,自是不足,君孰与足?”

  子曰:“近者說,遠者來。”

  “我會打攪你嗎?”他問道。

  丘處機明知他是金兵頭腦,不取他的金銀,小作懲戒。此則既知他是金兵頭腦,不取他的雙目。朱聰道:「道長內功深湛,技藝之奧秘,實不在號稱天下武術正宗,馬鈺口中說求他們饒她一命吧。」郭靖說到八個穿男裝的白衣男子坐在床邊。

  很久以前也曾見她穿過,但在我腦海中。光和元年,雌雞化雄。六月朔,請帝升嘉德殿,大會諸侯,布視之如草芥;愿提虎狼之師,盡斬其首,懸于都門。”卓曰:“不曰‘如之何其拒人也?”

  史記世家曰:“吾觀呂布非常人也!”玄德听候日久,不得除授,故生怨言。權且教省家銓注微名,待后卻再理會,猶如遇到親人一般,柵欄後面坐著兩人。那大漢大喜,請她教導越兵劍法,終於嫁了給他。

  過了片刻,才想起:「啊喲!」轉身入內,大聲發施號令。蒙古人還只是草原大漠中奔波數千里,渡水登山紫霧開。掣斷絲韁搖玉轡,火龍飛下九天來。”貂蟬曰:“修己以安百姓,眾人推舉鐵木真和札木合等何以要圖謀鐵木真見是大將勇士,可以嗎:”“對不起,能不能跟他廝拚,坐在門邊,突覺腿上一緊,使一條鐵脊蛇矛;第二,我如果跟女孩睡覺。”
  黃蓉見錢
In [168]:
print generate_text(lm, order)
第三章 黑暗中,櫸木葉子互相碰撞著。

  “看過三次『華麗的蓋茲比”占走了。”

  我把阿綠帶到新宿的紀伊國屋去把最高級料理的烹飪書給買了回來,又繼續聊下去,可是我不能那樣做好‘勁’,”“他是醫生。醫生告訴我那叫

  “對對對。上次的葡萄酒,又水壺里剩下的路。

  “嗯!就是知道自己不想做的事情。雖然沒有人定期去晒晒棉被是他,倒垃圾還是他。我要的愛情酒店去,我將死看成是一种好死法咧!”我說。

  “看門的守衛大村先生也相當瘋癲哪。”我說。然后舊柄复發:我們費盡勞苦,一點點就行了!”

  “隔過的聚會上,我教那個女人啊?我呀!就認識你,于是只得事先申請外宿了。”

  “才不呢!再怎么樣,他們叫我吞蛞蝓的感覺只有吞過的人們已經脫去毛衣、外套時,我覺得很有意思,說是還要去個地方栖身而已,一點也不懂。從此他們就當我是傻瓜,說我沒有鍋子。

  “喂!你想我們會談得來的。而且都顯得很悠閒的樣子。被她那樣的病人。彌漫看醫院特有的俗气,而我又是個無可救藥的俗物;能夠一面統率眾人樂觀奮斗,一面吃蛋糕、喝咖啡、一面看著,一邊回憶一邊寫,就常會教我陷入悲哀的聲音。而且會以某种形式互相牽連。我怕見到各种人而產生各思念。”

  宿舍里,本來昨天傍晚就要回長野的老家去,但倘若真這么做,我沒有資格說什么,也不追求特別的話題,這變化始終不退。沒想到大伙儿几乎全出去玩呢?

  父親徐徐蠕動蓍嘴唇說:“吃過早餐就离開。出到店外,永澤和我都無法挽救她。初美實實在在是一位特殊的飼養法養的,是不是?我才不認輸哩!當時覺得自己只要一伸手,便能用手指將它們一一描繪出來。

  “進了外務省就要去外國。”

  當然,我也沒有告訴我。他洋洋得意地教我,假如你想跟女孩有一個人。”那位太太說。“歌名是『什么都送你好了。今天已經點了別的了。眼淚都沒有和你們聯絡嗎?”我問道。在餐廳的向陽處一邊晒太陽的貓咪似地靠在一堆。

  于是我們便又約會了。好像是小個子的女孩,大概和我差不多通了。你只要添加一些別人沒寫過的東西湊著做而已。你或許會覺得寂寞難堪。”

  “對不起!我再去給你買別的。就酌樣,他們叫我吞蛞蝓。”

  我說好啊!反正這天气挺适合散步的,我都做,沒有一點殘存的意識底層所思所想是何,我只好下定決心,無論去哪儿都人山人海。而我身邊就好了。”

  “我知道她早在三天前就搬走了。

  “你姓
In [169]:
print generate_text(lm, order,5000)
第七章 隔离的宁靜世界,究竟都聊了些什么似地拿起我的手慢慢動,將她身体的曲線和柔軟度深深印在腦海中的一小部分,但至少我會更公平一點。也許我這么一對美麗的笑容。“I hope youmean.(我也常常這樣子哩!我能理解!)”

  她對著那邊舉起手來表示知道了?怎能叫病人啃黃瓜嘛。爸爸媽媽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多么需要她。我說是我邀她來的,于是吞吞吐吐地和盤托出。据她所言,有一些事情……”

  那一夜,我和你交往了一年半以來,清掃房間。我們只得默默地收拾自己的性沖動覺得可有可無了!在周末夜晚的新宿喧囂中徘徊了三個結伴同去的女孩了。”

  “哦!”

  一名主婦模樣的女士出來,真的什么地方呀?”

  “看起來。

  永澤一塊到市區去找女孩睡覺,行嗎?”初美說。“可不是嗎?”

  永澤按了一下。”就跑掉了。木板套窗也關得緊緊的箍住我們之中任何一個人呀!那种又薄又鈍的刀子能殺魚嗎?我可不要什么革命了。我將它疊得漂漂亮亮的,然后打開最前面的小巷中,有個做會計的女孩。我想,或許就是這樣,我向你致歉。我只是一點儿的人的骨頭零星散布,四周陰陰濕濕地。只是覺得翹課去玩撞球。我對下午的課,一起去看好嗎?其他的標准了。比方說,現在想起來也不像挺在乎人緣好不好看嗎?”

  阿綠托著腮,將抽剩的半支菸倏地丟進菸灰缸。

  阿綠將擺在桌上喝啤酒。

  “對呀。因我實在已經忍無可忍了。


  “倒不是覺得翹課去玩撞球。我對問話的警官說,我有過精神病院,是個臭名昭著的同性戀者而認真地苦惱過。在那期間,阿綠用鋁盤子盛看兩人份的定食套筌來了。最先顯現出來了。不過,我那時又在談戀愛,那場戀愛談得也著實辛苦。”沒法子,我只是在想,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卻什么也不做,只要拚命用功,連她母親都說“慢慢練琴去吧”的說話方式。好像是游戲。想不想听故事?”初美說要由她付帳,我說道。

  “看起來精致而高貴。我想,也該告一段落了。

  “或許吧!”

  “是啊!”她也贊同。“下次再告訴你一些么?”初美說清楚,但我似乎能理解她的心情,對現在的我來說,已經是第三棟宿舍里流傳著几個關于永澤的謠言。第一局我贏得相當蹊蹺。你只要翻翻住宿手冊和宿舍那伙人說話,而是突然想試試自己的所思、所感以及如何行動感興趣。我只相信愛情。”小個子的女孩那可愛的女孩搞了一手啦。”諸如此類,与其看電影等。不過,總之灌醉她,下面要做的就只有這兩個女孩正呼呼大睡,房里充斥著一股賓館特有的味道,一邊在陽台上久久地眺望著地上的衣服一樣。她用誠心抱歉的聲音。當我燭自在家時,總會惊然感覺到我已經很久沒見過面。然后彼此討論哪一彈法最好,她說喜歡我那樣就太難看了。你反正知道自已的一生就會這樣,但不管是醒是睡,她一邊手淫喲!”我邊吃香菇肉卷也相當混亂了。”阿綠輕輕地搖搖頭表示不想吃那些東西收進焚化爐去燒,不知不覺地失去了人格形成所必須的要素。這是五月中旬的一個星期都碰面,每個禮拜,直子似乎有常常拿下眼鏡用手指輕輕撫摸時,很有感覺。”

  “所以我先解開她的衣服一樣。一看就知道她不喜歡受強迫。雖然我曾經在新宿一家小小餐廳和嘈雜的大馬路有一段距离,价格也高于一般的女孩走進店來,叫我明天再來。直子已有一年不曾碰面了。這么一來,她便一面哼著“七朵水仙”,一面“誘拐”女孩子當眾小便之類的。我嗅著草香、挾著些微寒意。黑暗中輕輕地抓住我的。這一年來,直子在說話期間,我會跑掉的!想死的話,恐怕別的地方了。”

  “每星期來這里之后胖了三公斤。正好是標准体重呢!最主要是因為我而自責。這的确教人很傷腦筋。

  “怎么啦。我合格了。”玲子讓我看看她,的确瞼包蒼白,而且只要一開做,就毫無意義的高言大志。你見過□務局的官員嗎?”

  “是啊!是像游戲沒錯。我其實不該多問的。”

  “在吊死之前我想先吃午飯如何?”

  “你說得好像去了一趟。那是完全沒有价值。起床之后。他便穿上衣服,然后又拉上窗子。抬起頭,我一直想告訴你的好,所以我怎樣才知道她早在三天前就搬走了。那玩意儿,連比都不能理解!)”說罷,阿綠仍未出現。我原先是打算以住宿生中的一個星期天的學生走了進來。喂!你該不會撒謊,對自己的性欲是怎么回事,他卻什么也不做,只有使我愈來愈多,沒奈何我只得先點來吃了。仿佛曾經因為某种原因,而那又意味著什么,結果似乎并不在乎她的感覺。天熱時,我忽然憶起了和直子發生了什么,有些卻不知該說些什么過日子。說起來又太簡單了嘛!”

  “偶爾吃吃有啥關系?”所謂粉碎產學協同聯盟,是指大學畢業后不准到公司就職嗎?”我惊道。“沒什么特別的事非得兩個人一起到動物園玩,或是群起圍剿。為此我去找過他們那張桌子時,直子帶來的女孩還是不懂,卻都滑了下來。

  “我說嘛!果然是不加糖和奶精的人。世上就有這种人!再說,比較上煙很多,不過不常見有關的評語。當我燭自在家時,總會發出蟋蟋嗦嗦的聲音背后,莎拉沃恩正在唱看古老的情歌。

  “怎么會說到這儿來啦!那口气听起來仿佛在思索應該怎么做。我總是一個很乖的女孩子比較高,穿著灰色的開襟毛衣,手指上戴著一副墨色的太陽眼鏡。她向教授微微一笑。“不過,渡邊這個人。若是那樣子盯著地面似地看著看著,我漸漸能意會到,深刻并不等于接近事實。所以請不要說得太過分了。每個都只睡一次。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都沒有掉。小時候,你怎么知道?”我問。

  “好的。”

  和上回一樣的難過。我既無處發這种郁悶,非常非常寂寞。我只是要求,那人定會二話不說照他的吩咐做。因為大家都怕被人知道它反正是又恐怖又深邃,深到你無法忍受的。”

  宿舍分配房間,他說“不要緊!謝謝。不過,今天因為是女校嘛!大家都怕被人知道窗是必須經常清洗的。大部分的店家都不做生意。街上只要有一個女孩彈鋼琴,他們都是士了年紀的人了,但又覺得說出口的。“不過,當然沒有人會問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不過,置身于我這种平凡無奇的人作為他個人的想法了。在他身邊有個仿佛是時間已經晚了,而且再過去就是加油站往右一拐,呈現在眼前。


  “那些東西會有用處。不過,我并不實怪那些相信她謊言的人。我依照自己的弱點。而且不顧一切地摑了她一巴掌。于是她說她想喝酒,然后裝進准備好棉被和台燈,其他的標准了。比較起來,放進白鐵罐中。

  “你若是有了意中人,怎么找都找不到。”

  “万寶路用火柴點火。

  “講到暴風兩夜,你為了采燕窩而攀上險崖絕壁。”我說。“到處和陌生女孩上床吧!對他來說,已經過了午夜一點鐘,玲子又笑著說。

  “渡邊。”永澤拿起咖啡匙羹說。“不習慣的人都清醒回家睡覺好了!”她咬了口蛋皮。跟著就將万寶路,用火柴點了一根煙。電視、熱水壺、收音机体操來了。

  “你可以把我所想像的還不健全的人。我依言坐下。然后就將它撕下,換上舊金山金門大橋,一邊回憶一邊寫,就常會教我陷入一种不安的情緒。不!遠比過去更激烈地撩動著我的眼前,不久姐姐完全變成被虐待枉。這些情景,但地點和時間仍舊想不起它曾經存在我心里就不痛快。我則啜著啤酒。

  “我和渡邊相似之處。”永澤說。

  “十月初。如果我是妹妹,我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阿綠也看著我的眼光。像野獸一般嚎陶大哭。可愛的腦袋搭電車,按照阿綠畫的地圖有興趣、有熱愛的人少之又少盡管實際上光是靠護士是不行。只是一點關系也沒有。因為我一直很喜歡奈良的。”

  “這個嘛!早上五點鐘的冷清街頭,我一個星期天的學生走了進來。兩男兩女,穿著花格子襯衫外面再加一件棉布上衣。然后一個接一個地說那些家伙坏話。那個穿藍色睡衣戴眼鏡的瘦小女孩在我將她推倒在賓館的床上。他的父親分配到的是奶油湯的味道,一邊看“華麗的蓋茲比”占走了。

  “信任他?”

  “喪禮的事是真的無法适應自己的一份吃下后,還來不及開口聊些什么?而人們究竟希望我給他們什么?我從一開始就是為了請客嘛!所以常常增添許多麻煩。一到要捐錢的時候,她究竟都聊了些什么?”玲子在襯衣上加上一件淺灰色的外套口袋中,和往常一樣地踱步。由于學生不多,餐廳只開了平日一半的燈。右邊那一半不開,只開左邊那一半。永澤穿的是緊身襯衫,而且開了一瓶酒。我和她就像進入倦怠期的夫婦一樣,兩個人都很普通呀!像我這种人哦。盡管如此,從一間病房去。阿綠也開始感覺到我周圍的人知道他們事后怎么說嗎?你想還有其他的意味。我將我和電視之間這一個廣漠的空間切割成兩個,彼此追著跑。這是我第一次,鉛筆好端端地收到鉛筆盒里,連窗都一個月,當我進入她体內時,她的臉。“在某個地方一個人租個公寓,過得舒服自在一些,她的乳頭一邊喃喃地說:“不要。”父親說有事出去一下,可以慢慢准備哩!”他也勃然大怒,說:“雖然現在是晚上七點半,由我負責清掃房間已經晚了,而且是當天一早我便到國分寺的公寓的感覺呀!”

  “從前在民歌俱樂部玩了四局。第一,我必須先洗個澡睡個覺就好了。

  “意思和我所講的差不多。气氛、說話聲、人的神態都和昨日一樣,固定不變。”

  “嗯。”她點點頭,站起身來,兩人裸体相對。不過,在踏著懸葉掉得滿地的路上走時,總會發出蟋蟋嗦嗦的聲音飛來,拍了照片之后又繼續聊下去,可是“突擊隊”的笑話早已成了宿舍的始創本意。許多財界人士表面上是出于贊同才捐出個人財產,但實在不知不覺睡看了。你說是不是太危險了?”分手時,直子不愛說話,而我和直子間的關系,我已經和一百個女人啊?我呀!就認識你,于是有人又將它換成了冰山的照片,也沒道謝一聲就出去了。這家店的确值得專程大老遠搭巴士來,如果我所寫的話有什么需要她。我說好啊!反正要在這里待久了,憑空气味道就曉得大致上懂的。檢查點滴狀況,喂他喝,喝水時,他對政冶是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垃圾。由于我和這個世界的入口一般。我的肉体便愈是渴。我獨自在屋頂上去喝威士忌,阿綠邀我去電視室,坐在那里,好不容易回到房里,“幫!幫!”几聲扯平毛巾的皺褶,將它披在肩上或抱在怀里。在星期天。我不知道哪里飛來飛去,附近的小孩子拿著捕虫网到處追著跑。這是因為我還不想睡。她的談話風趣,自己也有這么荒謬的事?進修之后出國服務,大概喝了一杯熱咖啡。她在國分寺的公寓退掉之后,火災才完全平息。好像是被人從背后看來,那真是一种教人無處藏躲的透明。常常,直子始終不曾打電話來。由于太平靜了,常常熱心地要介紹她的學妹給我,不論是那一片草原上振翅飛起,只一瞬間而已,和大多數人一樣開始做体操,我還真松了口气。

  “內用衛生棉事件?”

  在木漉的死,能夠說『謝謝這一頓飽餐』那樣的眼睛看個夠好了。說起來真吵死人了!這樣根本也解決不了我!”

  “這么閒呀?”他仿佛吃了一惊,又追問道:“什么?巧克力泡芙?還是起士蛋糕?』”“然后拚命干了?”

  她點了點頭,隨即轉去撫弄她那柔軟的乳房形狀很美。一碰到就莫名地心頭一動,連身為女人的事,軌決定這一段日子不曾見過几次,我都想告訴你,我能想到那种大的。”

  “是誰想到那种配音的呢?我不知道嗎?光是用嘴巴講有屁用?要緊的。你看!我又不是很好笑:”

  “不知道。唉!算了!懂不懂都無所謂。光是讓我躺一下吧:她說:“不行呀不行。于是她終于停下來思考。無論如何不能把這一節省掉。十年來,直子仿佛是悄然隱身到一個生命的微弱痕跡。只見小小的白色杆,看起來并不怎么喜歡。”我笑著說。“因他在東京人,母親是關西式的清淡口味。

  小個子的女孩有一個戀人,已經是許久以前,大約是想要向我表達某种感覺罷了。可是那些人就只有咱們兩個。』我們楞住了,監禁在某處,被施淫虐來勒索。男人們表示要強奸她妹妹,威脅姐姐做出各种慘不忍睹的動作十分靈活,在一段時間內居然同時進行四道做菜手續。一會儿盯著我,然后失去知覺就這樣完了。可是“突擊隊”在某國立大學的文學院固書館查點資料時.在路上,警燈在那里都一樣,兩個戴著頭盔的女學生死盯著地面說道。

  我本身也十分樂意見到直子好像又遭到我身邊就好了。”

  我的頭開始過,當然要了。但是久違這些景致的我,而我總是隨便搪塞兩句就睡了。

  走了十五分鐘,教室的門悄然打開,阿綠還教我唱第二部是比較正經的電影,而我和直子碰過一次。你想這些苦不努力可以達到嗎?”阿綠說道。“側面讓我看看塑膠袋出來。教人忍不住
In [4]:
f = open("input.txt", "wb")
order = 5
lm0 = defaultdict(Counter)
for i in range(1, 20):
    print "get chapter", i
    r = requests.get('http://www.millionbook.net/wx/j/jingyong/sdyxz/%03d.htm'%i)
    r.encoding='big5'
    bs = BeautifulSoup(r.text)
    text = bs.findAll('td')[6].get_text()
    f.write(text.encode('utf-8'))
f.close()
get chapter 1
get chapter 2
get chapter 3
get chapter 4
get chapter 5
get chapter 6
get chapter 7
get chapter 8
get chapter 9
get chapter 10
get chapter 11
get chapter 12
get chapter 13
get chapter 14
get chapter 15
get chapter 16
get chapter 17
get chapter 18
get chapter 19
In [ ]: